仙境裡的淡咖啡~挪威峽灣的木屋咖啡座

  航行在挪威峽灣的那個午後,我剛好有一場鋼琴獨奏會。記得那是生平最少聽眾的一場演出。因為旅人們都在甲板上欣賞世界之最的景致:儘管是天籟美音也無從比擬的峽灣美景。當我的演奏結束在挪威作曲家葛利格的作品,稀稀疏疏的掌聲後,我拎著禮服裙擺也趕緊衝上甲板,...

 




航行在挪威峽灣的那個午後,我剛好有一場鋼琴獨奏會。記得那是生平最少聽眾的一場演出。因為旅人們都在甲板上欣賞世界之最的景致:儘管是天籟美音也無從比擬的峽灣美景。當我的演奏結束在挪威作曲家葛利格的作品,稀稀疏疏的掌聲後,我拎著禮服裙擺也趕緊衝上甲板,深怕錯失大地洗禮的時刻。十一個樓層的甲板,到處都是旅人,人手望眼鏡與相機,且一片寧靜,大家似乎都屏息在山水的壯闊之間... 我與旅人們一同趴在甲板的欄杆上,大力地吸允著天地的大美,感到此刻近乎神聖,望向身旁的高山嚴峻聳立,直見自己的渺小。峽灣的美,教人降伏。而那片水光讓山間綠蔭與湛藍的天際,調理的清澈透明,好似一面不屬世間的明鏡,在它面前,折射出旅人內心之清晰。

此刻,船長廣播,與旅人們對話:「現在我們航行在松恩峽灣(Sognefjorden),它全長205公里,是挪威第一長,世界第二長的峽灣, 也是最受歡迎的航線。接下來我們即將駛入其分支:納柔依峽灣(Nærøyfjord),它在2005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,全長17公里,最窄處的水面僅有300米寬,也是世界地理雜誌列為世界保存最好的第一名自然景觀。」

我在甲板上深呼吸,心曠神怡之際卻也心升畏懼... 大地的鬼斧神工無法複製,強大又充滿魅力,可教人心醉同樣也可以吞噬你!說實在,親臨此地,我驚呼讚嘆的心境,是充滿敬畏的。

船長繼續說著:「請大家望向西方,遠方小鎮Urnes。喔!你們需要望遠鏡,這是另一個世界遺產:Urnes木板教堂!它建造於1130年,維京人風格的建築與圖騰,全世界也只剩下28座木板教堂了。但這一座是最精美的。」

「維京人的建築與圖騰?!」我心想,「那到底是什麼風格?!世界遺產就在那頭,怎能不停泊啊!?」
眼看,教堂越來越遠... 我只記得它的山形屋頂層疊成三層樓,黑褐色的木板,座落在綠蔭與水畔,顯得特立獨行。




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







隔天清晨,陽光透入船艙的小圓窗曬醒我。望向窗外,一幅詩意靈動的水漾景緻,讓我的雙眼也閃爍著驚奇。原來的大水灣變成小溪,山林間的彩色木頭房屋,憑添溫馨。調整一下時空,這裏是... Flam(弗洛姆小村莊),我們停泊的第一站!連日來的峽灣的航行,駛在澄澈灣波裡、穿梭於奇嚴峻石之間,我懾服於大地鬼斧神工之絕妙,卻沒想到,停泊在小村莊時,眼前的清麗風光,散發一股娟秀的靈性,讓人傾心的舒暢,有別於航行間的壯美,不再令人畏懼。
於是,我迫不及待的踏入這幅畫中,參與這個只有350人居住的小村莊。

雖說只有350人長居此地,弗洛姆(Flåm)卻有班次頻繁也絕不誤點的火車時刻、一個國際級的火車博物館、高端科技的觸碰大螢幕遊客APP... 當我悠閒的踏在水邊,寬敞的步道一片潔淨,空氣也如水灣般清澈,頓時恍然:仙境就在這裏!而讓我更驚嘆的是,居民與自然的和平共處、沒有掠奪與消費,於是仙境能繼續悠悠的美著。於是我明白挪威何以是一個高度「文明」的國家:坐擁豐饒景致的居民,與大地的原貌和諧共存。科技普及在人煙稀少的聚落,沒有破壞、它只協助人們更便利的看到自然的美。








這裏所有房子都是木屋,色彩繽紛的裝飾了綠色山景。在這麼悠閒的地方,當然要找一間依山伴水的絕妙座位來品嚐挪威的咖啡味。但眼前出現一棟怪異建築完全吸引了我... 「這不是木板教堂嗎!?」我向它走去,黑褐色的木板如同欄杆排列,搭建成牆面,撐起上頭的山形屋頂,共有兩層,而且屋頂尖端都有個仰天的木刻龍頭木刻。「這不就是喜愛動物圖騰的維京人藝術嗎!?」我如獲至寶,踏入這家店,乍見一個圓形的高挑火爐,圍著它的座位撲滿動物皮格,彷彿踏入另一個時代、另一種民族。「小姐您好,請問幾位」。
「這裡是,餐廳嗎?!」我興奮的問道。
「是啊!我們以當地食材烹煮正宗的挪威餐,而且,我們的建築還是維京時期的風格呢!」
「太棒了!請問,維京風格,怎麼辨認啊!?」
「啊!其實維京人在西元八世紀到十一世紀非常興盛,不過那已經是好久以前的歷史啦!一般學者們將這些木雕啊、牆上的圖騰繪畫或是浮雕,視為維京文化的象徵。」服務生指著牆上的裝飾,與餐廳的雕刻椅子,興致勃勃的介紹著。「還有,就是會以動物為雕刻的主題。像是這個燈...」服務生指像火爐上方,從天頂垂吊的大型木刻。
「這就是典型的維京人雕刻。它的形象如同盤根錯節的枝幹,但仔細看,又有動物形象在枝幹上。維京人的藝術常從大自然取材,然後再以木雕呈現出來。」
「哇~」我仰頭看個不停.... 「這燈如同藤蔓,不過也與旁邊的龍頭們呼應呢!」我說。
「對啊!這樣的龍頭也在我們建築的屋頂上,許多維京藝術都會出現,而我們的建築,就是仿照中世紀的木板教堂所建成的呢!」
此時我飄飄然的覺得太不可思議,前一天在郵輪上望見越來越遠的烏爾內斯木板教堂,心中未盡之願,怎麼突然就讓我置身其間!?





「你們也賣咖啡?!」
「咖啡?!那當然呀!不過小姐,我們餐廳Ægir,其實是一個啤酒品牌耶!而且有自己的釀酒廠,雖說沒有世界知名,不過我們拿過很多次的世界啤酒冠軍,喝過的人都一再回來訂購,簡直會上癮呢!來這裡,要喝Ægir啤酒,不是咖啡啦!」
服務生指著牆上的畫:「這位就是Ægir。妳有聽說過北歐神話嗎!?跟希臘羅馬神話故事完全不一樣,北歐神話有自己的神,掌管不一樣的東西,神話中,Ægir是一位巨人,他的兄弟Kari是風神、Logi是火神,而他是海神。他的殿堂總是閃耀,不是以火為燈,而是用金塊來點亮。而且他很會釀麥酒。以神話為靈感,我們的釀酒廠就以各種口味的麥酒出名,還有淡啤酒也在挪威各地大受歡迎喔!」
來到了北歐神話海神Ægir的聖殿、維京人的藝術中、木板教堂的建築裡,我當然要嚐嚐挪威著名的Ægir麥酒囉!
「喝麥酒可以搭配什麼啊!?我不用什麼盛大的食物,我要試試只有這裡才吃得到的!」
服務生拿起菜單,指著各樣擺盤漂亮的當地開胃菜,最後回我:「就是這個!Caramel Cheese(焦糖起司)! 絕對沒有別的地方有!」
我滿臉狐疑!?
「Brown Cheese到處都做,不過附近農場Undredal所製作的焦糖起司味道與其他國家的都不一樣。用山羊的生奶,牠們喝的是最純淨的山泉。它的味道濃稠,又甜又鹹,很難解釋,一定要親自品嚐。搭配麥酒淡淡的果香與甜氣,真是絕配啊!」
於是,我坐在「龍頭」雕刻旁,木頭雕刻藤蔓造型的椅子上,品嚐挪威賣酒與農場的焦糖起司。它濃郁的如同糖,但又不完全是甜味,卻是重口味,麥酒的清新為他平衡... 我難以形容那種絕妙的身心飽足,覺得這家餐廳簡直是今天降臨的奇蹟。








走出Ægir餐廳,我往山頭走去。因為那邊大大地寫著CAFE,綠林間的山中紅木屋,這個咖啡座真是依山半水!它是典型的挪威現代木屋,木頭橫式的建築模式與Ægir餐廳的木板垂直功法剛好相反。從高處望向眼前的峽灣,還有遠方我的郵輪,在仙境中停歇顯得特別優雅。於是,我點了一杯挪威的黑咖啡,享受接下來的挪威時間。





眼前奇緻的山水清麗、閃著無染的靈性。
那天然的至美,沁入心間,原來人間還有如此純淨的秘境,
滿是清新,
悄悄的,讓渡過的旅人,心靈洗禮。

口中的淡咖啡,在味蕾放下所有刺激後,
慢慢化為一股獨特的香氣。
於是我終於明白,挪威人的淺焙哲學:享受果香的純粹。
如同置身的仙境,無需裝飾,保留原本的美。
當我們回歸自然,珍惜大地原來的一切,
方能看見自己,明淨的性靈,並嚐出,真醇的滋味。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Veronica的藝術百寶箱:
『關於Stave Church挪威木板教堂:

建造於中世紀的西北歐洲,這個名稱來自建築的柱子和門楣結構,承重用的牆面使用「松木柱」,在北歐古語(Old Norse)即稱為Stafr (現在挪威語Stav)。
得感謝維京人們在中世紀發展出卓越的船隻建造技術,並延伸到木板教堂的建築結構。他們以柵欄式的木板牆,垂直的支撐著整個屋頂,角落柱子直接插入地裡面。這是一個簡單而強大的建築形式。 如果置於沙礫中,這牆面可以維持數百年。而使用的礦石松木能對抗腐蝕,使得12與13世紀的木板教堂至今還存在。

北歐信奉天主教的年代較晚,在13世紀左右北歐才普遍。因為富有天然森林資足,挪威建築多以木頭建造。從十三世紀起在北歐有超過一千座這樣的教堂。在14世紀因為黑死病的打擊,挪威在此後兩百年內沒有建造過一座新教堂。分散稀疏的木板教堂大多數都毀壞了,現存的28座教堂中,Urnes(烏爾內斯)的是最為古老,也是裝飾最用心的,在1979年被UNESCO列為世界遺產。

維京風格的裝飾:
因為森林資源豐富,木材是北歐人藝術創造的首選。教堂內部大量的木刻、浮雕,是維京時代的動物造型風格與與基督教建築藝術的融合。
如烏爾內斯木板教堂北牆入口上謎一般裝飾,就是一種維京式的基督教浮雕藝術:一條蜿蜒盤纏的蛇(撒旦),加上底部咬舌的四足動物(獅子:象徵基督教)。可以解釋為善與惡永恆的鬥爭。
在這些教堂也經常看到精緻雕刻的木板龍頭,在每一層屋頂的尖端昂首遠望。



(3023字)



 



, , ,   0 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comments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