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西歐最古老城市相遇~西班牙Cadiz的一天

第二次來到西班牙南部大城Cadiz(加德斯),它是我學生時代第一次郵輪航行的第一站呢!學生時代還真的來到市中心地標大教堂,並熱血的一步步攀上了它的鐘樓,俯瞰整個城市。這回沒打算再爬上頂端,而是想去地窖探訪出生在Cadiz的西班牙國寶音樂家法雅Falla的墓窖。 ...


第二次來到西班牙南部大城Cadiz(加德斯),它是我學生時代第一次郵輪航行的第一站呢!學生時代還真的來到市中心地標大教堂,並熱血的一步步攀上了它的鐘樓,俯瞰整個城市。這回沒打算再爬上頂端,而是想去地窖探訪出生在Cadiz的西班牙國寶音樂家法雅Falla的墓窖。

不過,除了Cadiz,隨著郵輪幾年航行下來,拜訪過Malaga, Granada, Serville都是西班牙南部Andalusia(安達魯西亞區)的大城,每次來到安達魯西亞,總覺得似乎不是真的來到「歐洲」,因為這裏在巴洛克藝術中處處川流著異國風情,甚至連這裡吹的風、種的植物,都別有一番異國度的「熱力」,這回在加得斯又再次感受到啦!
從Hop-on-Hop-Off巴士照上照到的廣場,這裡的氣候,到處都是熱帶植物


探訪音樂家前,當然要先逛逛這個碩大的城市,它在歷史上可是西歐國家(目前還在運作的)「最古老的城市」呢!Cadiz相傳西元前1100年就開始,由腓尼人建立的。既然城市這麼古老,自然有非常豐富的文明可以探索啊:歷經羅馬時期(據說屋大維統治時期,Cadiz還是僅次於羅馬的大城呢!),711年至1262年摩爾人統治、發現新大陸時期的克里斯多福·哥倫布,第二和第四次遠征就是從Cadiz出發的、隨後Cadiz又成為西班牙寶藏艦隊的母港... 到之後的無數戰役都是主要攻擊目標...。一一細數這麼豐富的歷史,我雙腳哪來得及走啊!?於是一下了郵輪,看到最便捷的hop-on hop-off 雙層觀光Bus就跳上啦,儘管太陽直射,我還是跑到沒遮陽的二樓,找到視野最好的地方坐下,戴上巴士附贈的耳機,開始在車上裡能邊聽導覽邊欣賞大城故事呢!!



躍上巴士,揮別郵輪,戴上耳機,開始我的旅程囉!
巴士停在大教堂側邊,我立刻下車邁向廣場

巴士穿梭在一片片渡假海灘,Cadiz果然是海邊大城,海灘對面是渡假旅館,所以道路就是一排排新建築與古城老房子錯落的景象。繞過幾個重要的大海灘,就來到City Centre, 看到大教堂就在眼前了我怎能還坐在車上?

踏上廣場,耳聞吉他聲越來越響,街頭藝人演奏Granados的音樂還真是正宗西班牙南部的風味啊!「何不把這它放入隔天的郵輪獨奏會曲目裡」,我在吉他手的指尖探索著西班牙風情,試圖沾染... 不過,這不是唯一的吉他聲,我腳步隨著另一串熱情音樂走去,在大教堂廣場上,另一名吉他手又唱又彈,而且他的女伴就在一旁上演著火熱的:Flamenco!我朝向他們奔去,這組演出默契好的自然,身形與音樂都非常專業。我一曲又一曲欣賞,女孩身體隨著舞步似乎進入另一種時空,他們的專業度讓我滿心歡喜大呼過癮,實在佩服這種風格獨具的舞蹈形式!

舞者休息時,吉他手還擺個Pose

當然要與廣場這隊默契十足的Flamenco表演藝人們合照

說起Flamenco,這種結合歌唱、舞蹈與音樂的藝術形式,雖然就源自這裡:Andalusia(西班牙南部安達魯西亞地區),但它一點都不歐洲,可真說是來自異國的禮物!西元711年北非
摩爾人入侵西班牙,至1262年長達四百五十年的時間以阿拉伯、伊斯蘭文化來統治這裡,成了整個安達魯西亞區歷史上的黃金時期。在那之前,猶太人就已落腳西班牙。佛朗明哥的形成深受此地區的摩爾人猶太人的影響,並融合了羅姆人(Romani,即吉普賽人)的藝術元素。「佛朗明哥」一詞源於西班牙阿拉伯語fellah mengu,即逃亡的農民(由作者Blas Infante在《佛朗明哥的起源及其歌唱風格的秘密》這本著作中提出),他認為當十五世紀基督教勢力在安達盧西亞戰勝了摩爾人之後,迫使摩爾人與羅姆人混居,來逃避被迫離鄉或皈依基督教,大量摩爾人、猶太人、羅姆人逃往鄉下和山中,他們的文化、音樂、舞蹈相互融合,發展成為佛朗明哥獨特的藝術。


在廣場巧遇Flamenco,跳得專業又自然的,實在太幸運啦!


也正因此,佛朗明哥有大量的悲憤、希望、對抗等的情緒表現。音域使用不廣,但以「音色」本身來凸顯變化,且特別重視音與音之間的連結,常使用「滑奏」的方式來演唱,並且有別於西方音階,還有比半音還小的音,節奏複雜多變,時常強調同樣一個音來增加即時性與緊張感。佛朗明哥的「裝飾奏」歌唱,並不是為了美化,而是表情的需要而生。女舞者手拿響板起舞,時而擊掌,而歌唱者的唱腔接近沙啞,呈現出這種藝術的起源時人們顛沛流離的狀態。它是一種非常不像「西方歐洲」的獨特藝術型態。


手持響板、皺著眉、音域不廣,許多重複音,沙啞的嗓音,都是Flamenco的特性

雖然淵源很長,但是直到1774年,「佛朗明哥」的舞蹈型態才真正奠定。它豐富的音樂性與異國情調,進而影響西班牙其他的藝術呈現。其實,摩爾人的伊斯蘭文化與羅姆人的吉普賽性格,長期文化交融,形成的不只是佛朗明哥藝術,而是整個Andalusia區處處流散著東方風味的異國風情。



Cadiz大教堂,巴洛克加上洛可可元素,又融合新古典主義風格

巴洛克風格的Cadiz大教堂,鐘樓可以俯瞰整個城市
主堂是非常華麗的巴洛克風格,並有Rococo與Neo-classical元素



看完廣場精彩的Flamenco表演,我當然要步入今日的目的地啦!大教堂可是Cadiz的鎮館之寶,入內還得排隊呢!當我一踏入聖堂,果然又回到西歐的氛圍裡:它立刻給我一種純淨的白色調,與廣場那色彩繽紛的東方情調完全不一樣!
加德斯聖十字主教座堂(Catedral de Santa Cruz de Cádiz)是羅馬天主教加的斯教區的主教座堂。教堂在1260年就建成,但因1596年大火燒毀,直到1776年才在原址重建,長達116年重建時間,所以現在風貌是巴洛克加上洛可可元素,又融合新古典主義風格,真是龐大又精緻的藝術創造啊!(當時建築師Vicente Acero曾經設計了Granada主教座堂。)尤其迴廊小聖堂的巴洛克動感風格的雕刻與繪畫,每個Chapel都如同藝術品一般的雕琢,真的是美不勝收!但我特別想探訪其地窖,因為埋葬著作曲家法雅(Manuel de Falla )和詩人José María Pemán,他們都出生於Cadiz。

法雅的音樂充滿他故鄉Andalusia與Flamenco風格,作品多以愛情故事或西班牙民間風俗為題材,是具有鮮明的民族風格的作曲家。此外,他曾在1907~1914年住在巴黎,結識Debussy 與Ravel,其風格也受當時印象派影響。法雅1940年起定居阿根廷,雖然逝世在那裡,1947年他的遺體被運回故鄉,安葬在Cadiz大教堂。
主堂是非常華麗的巴洛克風格,Altar是座精緻圓形雕塑小堂,並有Rococo與Neo-classical元素,還有來自上方令人感動的光芒
來到地窖,馬上進入另一種時空
拜訪在地窖的法雅之墓

教堂的大廳非常明亮、純白的色調給人一種清高的理想,但當我踏入地窖Crypt,一股濕氣與陰暗的氛圍,與主堂的光明華麗全然不同,但是卻極具吸引力呢!其實我一直很鍾情於大教堂的Crypt那種神秘氣氛,所以特別期待,將在此探訪的Falla之墓,到底會長怎麼樣!?一步步地向墓窖前進,當我看到一幅法雅的畫像,果然,屬於他的年代的畫風:後期印象派又帶點超現實的線條與濃郁色彩,而墓窖是相當簡約的設計,呈現出他逝世時期的時代精神!
簡約設計的法雅之墓
法雅之墓前有一張畫像
看完Falla的墓窖,似乎完成心目中一件大事,雖然我沒彈過幾曲法雅的音樂(似乎只有在學生時代與我的小提琴摯友Meg合奏過<西班牙舞曲>,那時覺得這曲明快的節奏,得要默契絕佳,鋼琴與小提琴才能對得上,而且還有種競奏感),不過法雅那種正宗的西班牙風味一直藏在心頭。也許方才外頭經驗到的佛朗明哥舞蹈,比這個墓窖更能體現他的韻律與音樂精神吧!

 來欣賞Danse Espagnole, 由帕爾曼演奏,是不是節奏明朗鮮明、又帶著一種華麗裝飾風呢?


教堂的側邊Chaple每一座都非常精彩,這是巴洛克的流動旋轉柱式,螺旋變形

教堂兩旁Chapel每一間都非常精彩

Cadiz大教堂主堂是非常華麗的巴洛克風格,Altar是座精緻圓形雕塑小堂,並有Rococo與Neo-classical元素,還有來自上方令人感動的光芒

走出教堂大門,其實是一段走了很久的路。因為Cadiz教堂太豐富,在1931年被列為西班牙文化遺產,我只覺腳下踩的,身旁經過的,聞到的,全是藝術寶藏,通通都想要更深的體會認識啊!正如每次離開博物館的那股依依不捨心情一樣啊!

回到廣場,不過整個周圍都是餐廳,突然發現肚子一直叫著,哈!每次逛教堂就會忘神,不過餐廳實在太多,也不知怎麼選擇好,我就按照慣例選view最好的就坐下啦!等待Menu時有位拉手風琴的先生,到處拉著曲子並要賞... 我想到,這個區域至今還是存在許多的羅姆人(吉普賽人),他們天生音樂性佳,不過自古以來,一直就是到處打零工,居無定所的... 似乎是一種宿命的命運,千年依然如是。

不知道怎麼選餐廳時,就是找廣場上View最好的吧!

南歐人似乎只以自己舒服的步調來工作... 等了好久Menu才來,一打開,嗚嗚,還真是通通看不懂!儘管是最多觀光客的熱鬧廣場,西班牙餐廳還是堅持沒有英文呢!老闆、服務生也都聽不懂我在說什麼,所以,我只能憑著想像,用手指隨便點,點到什麼就吃什麼啦!
然後又是等了好久餐才緩緩地上,其實有點刺激,因為我不確定到底會送來些什麼...? 結果... 看看我這餐到底都點了些什麼?!說實在,根本與我想像的Tapas相差太遠啦!只覺得好鹹而且好油耶。

看不懂的Menu用手指隨便點,結果,看看我點了這堆是什麼!?

Tapas就是一盤盤「小菜」的意思,其實,這種用小盤的餐食方式,也是來自於北非摩爾人統治安達魯西亞區時,帶到南西班牙,再進而傳入整個歐洲的!在那之前,歐洲人是用大盆子、大鍋子燒煮食物,並沒有放入小碟子後再享用的觀念。這種異國文化的影響,還真是深入生活的每個片段啊!

午餐後,我又要繼續我的大城探索啦!怎料,時鐘敲了兩下,我心想,糟糕,不會整個城市都睡覺了吧!?拉丁語系人們上午工作四小時後,就一定要關店,14~16:00休息、午覺兩個鐘頭。可是,我的郵輪五點就要離開了,我們最晚四點一定得回到船上,這接下來的兩鐘頭,若是整個城市都關店休息,我不就什麼都看不到啦!?

我還是隨著地圖邁向Cadiz城的另一個鎮館之寶:Museo de Cadiz(城市博物館)。沿路陽光真好,一整路都是氣派、暖色系的房子,不過,一樓店家們還真全都休息了。真不敢相信儘管失業率高、生計不足,在這麼多觀光客的此時,西班牙人們還是休息去啦!本想沿路逛著小店看看當地的手作,也只能看著關門的櫥窗了。有點兒掃興的走著,好不容易看到ㄧ家店還開著啊!!我立刻踏入想找些西班牙手工藝品,結果原來是中國人開的,所有物品都made in China, 只能說,還是東方人勤奮啊!我於是繼續走,至少建築、公園都是開放的,一路飽覽漂亮洋窗台, 沿途的民房、大宅,處處都是從「摩爾人曾在此」的痕跡:花磁磚裝飾與花麗木頭雕刻的陽台,讓Andalusia的歐洲風格憑添東方情調!

西班牙南部的特色木製雕花洋窗台

沿途店家都休息啦!

道路名稱也是摩爾文化影響的拼貼磁磚

沿途的民房、大宅,處處都是從「摩爾人曾在此」的痕跡:花磁磚裝飾與花麗木頭雕刻的陽台,讓Andalusia的歐洲風格憑添東方情調!
就這樣一路逛到了Plaza de Mila,眼前的豪氣大宅寫著Museo,而且,它竟然還開著啊!我感激不已的踏入,對著服務員猛感謝,(他們一定覺得這女生真是奇怪),而且門票還免費。既然大家都休息,我就把接下來的時間全留給博物館吧!
太開心啦!午休時間找到Cadiz博物館竟然還開著!


一樓展覽的都是遠古的當地文物,可真是「西歐第一座城市」,文物真的非常豐富呢!

加德斯博物館可謂館藏豐富,三層樓的展覽,一樓是考古館藏,從西元前一千年的腓尼基人文物開始展起,二樓展繪畫(還有Rubens的作品呢!)不過,我在西班牙17世紀的宗教畫家Zurbaran的展廳待最久。Zurbaran的畫風,在真實中充滿光影的神妙變化,被稱為「西班牙的卡拉瓦喬」。

By Jatrobat - Own work, CC BY 3.0https://commons.wikimedia.org/w/index.php?curid=8619143


望著Zurbaran的作品,我就在這個展停留了許久... 不太想看錶,因為知道我的Cadiz時間其實不多了,直到... 3:30pm,天啊!每次我面對現實時,就是把自己弄得好趕啊!只剩下半鐘頭就得回到船上,可是,我根本不清楚方向!於是我衝出博物館,心想附近還有沒有那個Hop-on-hop-off巴士帶我回郵輪,開始找站牌,才發現,怎需要找呢!?眼前就看到郵輪身影,可愛的紅色Fred Olsen旗幟在與我招手啦!

我納悶!?難道市中心就在郵輪旁?!一開始根本不需要搭Hop-on-hop-off巴士遊覽嗎?!我漫步回郵輪,此時,又突然覺得時間還好多,應該在博物館待更久,看更多... 每次都是這樣,每到一個新城市,就是要玩到飽玩到滿玩到最後一刻才依依不捨地衝回郵輪,然後沿路上還要氣喘吁吁擔心我的船要離開啦!


回到郵輪囉!沒想到就停在市中心旁啊!

一上郵輪,我可是二話不說服裝也沒換的,衝到頂樓練琴去!要玩得盡興,琴也要彈得漂亮啊!陽光正好,四面環海的Observatory Lounge真是世界上彈琴最舒服的地方。我一首接著一首,讓指尖找到方才廣場聽到的西班牙舞曲。但願一日的Andalusia陽光與文化洗禮,給予我的音樂,更多的西班牙能量與韻味...




這是我在倫敦大教堂演奏的Granados西班牙舞曲: Oriental/東方,Andaluza/安達魯西牙舞


(後記:當晚,郵輪晚餐來了個「西班牙盛宴」,餐廳佈置成Spanish Tavern, 把我沒有吃到沒有滿足的Tapas午餐,全部加倍還給我啦!看看這琳琅滿目的火腿、番茄蒜頭「涼湯」(對!西班牙實在太熱連湯都要做涼的)這一大盆海鮮燉飯、各式招牌小蝶餐Tapas... 海上pianist當晚在難以言喻的身心飽足中入眠...)

大盆的海鮮燉飯

番茄「涼湯」

好多種類的Tapas!


吃不完的西班牙生肉

西班牙生肉







, , , ,   0 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comments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