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是哪一種耳朵?

絕對音感,相對音感,首調音感…!? 你是哪一種耳朵? 絕對音感 西班牙北海岸邊,音樂大師班下課後,同學們來到海邊逛逛… Bli望著大家說:「仔細聽!」突然大家一片安靜,那海水不斷翻騰的潮浪聲,一波接著一波,Bli的眼神突然望向我,於是我和他異口同聲的說:「Ab」!...

絕對音感,相對音感,首調音感…!? 你是哪一種耳朵?

絕對音感

西班牙北海岸邊,音樂大師班下課後,同學們來到海邊逛逛… Bli望著大家說:「仔細聽!」突然大家一片安靜,那海水不斷翻騰的潮浪聲,一波接著一波,Bli的眼神突然望向我,於是我和他異口同聲的說:「Ab」!接著是一個微笑… 其他的同學,有的愣在那邊說「聽不出來」,有的說「聽起來有時像E有時像G,我不確定…」,大家同是學音樂的,但大家都有不同的耳朵! 每個聲音,不只是樂器上的每個音,而是生活中可以聽到的任何聲響,都有音高!能準確辨認出聲音的音高,就是所謂「絕對音感」! 這聽起來很神奇,於是許多人問:「要怎麼訓練成絕對音感呢?」 我也不知道!
Bli是西班牙的小提琴家,音樂性極佳,加上從小專業的訓練,嬴過許多國際大獎也出過CD,他有副好耳朵,當然幫助很大。但我不知道他的好耳朵是否來自專業訓練?他自己也不清楚!不過,我從小沒有念過音樂班,雖然有學鋼琴,但沒有接受過專業的耳朵訓練,所以我一直覺得音感這種東西好像是天生的。 小時候,我甚至以為大家都是這樣的耳朵!因為跟我感情最好的妹妹,她也是如此!我們常躺在床上,放著一張CD,每聽一首就搶答這是什麼調,通常,第一個小節或第一個和弦出來,就回答完了。 絕對音感,聽起來又神奇又美妙,但是其實也有很恐怖的一面…

恐怖的絕對音感

一個涼爽舒適的倫敦午後,我與好友古典手風琴家Yi,受邀在倫敦西區的一個醫院為經神病患慰問演出。邀約時,主辦人特別叮嚀了我: 「這次的琴真的很破喔!」 我說:「鋼琴只要還彈得動我就願意彈啊!因為重點是將音樂帶到醫院去,將喜樂給病患啊!」 當我們到達醫院,我才彈第一個和弦, 就立刻說:「天啊!這琴,我不能彈!」 Yi說:「什麼叫做你不能彈!」 「這每個音都低了一個全音,我不能彈!我的耳朵不讓我彈!」我說! 於是立刻跑去告訴在幫我們印譜的主辦人Steven: 「I am sorry, but the piano is not working!!!能不能請您馬上請位調音師來調準音!」 眼看音樂會再十分鐘就要開始了, Steven告訴我:「Veronica我不是告訴過你這琴很破嗎?其實醫院已經請人修過了,不過那位修琴師建議直接把它扔掉算了!因為它已經不能調了!」 聽到此我的眼淚幾乎噴出來。 Steven立刻笑著安慰我說:「妳不用擔心啦!我們是來慰問病患的,他們只要有聽到音樂就好了,相信妳不管彈什麼他們都會很開心啦!」 我連忙解釋:「不不不!Steven,我真的不在意鋼琴音質很差,聲音很銳利很粗糙或很悶都沒關係,可是我有絕對音感,這台琴每個音都低一個全音,我真的沒有能力彈啊!」 「那你把每一曲都轉調好了… 」Steven說。 「不不不!不是這個問題!」我繼續解釋,「如果鋼琴音是準的,我可以隨意轉調沒有問題。可是這台琴,當我的手明明放在Do, 但它聽起來就是降Si, 我的耳朵會覺得手放錯地方了,所以就去糾正手的位置,怎麼糾正,耳朵還是告訴我那是錯音…」(平日鋼琴音準的時候,因為手指彈的音與耳朵聽到的音一樣,我是可以自在任意轉調的...) Steven好像還是聽不懂… 我急了,這到底要怎麼解釋!!!「就是如果明明那是香蕉,人家硬要說那是蘋果; 鳳梨又一定要說是草莓,我整個人都錯亂,無法繼續啊!!!」 然後,兩點就到了!!
這場音樂會預計有兩個鐘頭長,我與Yi準備了獨奏與二重奏湊成了兩小時,現在,怎麼辦?!
病患們繞在鋼琴與手風琴旁邊,等著音樂開始… 我告訴Yi:「我不能彈,妳可不可以拉古典手風琴加上鋼琴獨奏,撐全場!」(除了手風琴,Yi也彈一手好鋼琴,而且,因為她是‘相對音感’,彈起這台琴,一點問題也沒有!) Yi說:「不可能啦!Veronica, 我們都是準備二重奏,妳要我臨時變出兩個小時的獨奏曲目,不可能啦!我看啊,妳就給我唱歌,我幫妳伴奏!」 於是那兩小時,成為生命中最漫長的音樂會… Yi獨奏完手風琴,就換我唱歌, 我把所能想到的歌,一首接一首唱, 唱完後時間還很多… 我就把原來我們要二重奏的霍夫曼的船歌,正好上面有法文歌詞, 也不確定發音對不對,也把它唱完, 我看到為我鋼琴伴奏的Yi邊彈邊笑得潛伏後仰的, 我看到Steven不好意思的在一旁也偷笑著,還順便為我題詞, 我還看到我眼前的病患聽眾們,張著嘴痴痴得看著我笑… 這令我噴淚的一場音樂會, 都是我的絕對音感害的!!!

相對音感

為什麼同一台鋼琴,Yi卻可以正常的彈呢?! 因為相對音感,需要一個基準音,就能推測出其他的音程關係。相對音感的耳朵,沒有既定了每個音的音準,音高都是相對的,也就是如果把手放上So, 彈了So之後耳朵才告訴自己這個音高就是So(耳朵沒有給這個音既定的音高),相對音感的人可以藉由任何基準音,找到其他音的相對位置。
我一直以為,只要不是絕對音感,就是相對音感。或者是說,每個人有不同程度的絕對音感或相對音感:有人的相對音感很接近絕對音感(根據報告是說,只要70%接近正確音高,即可歸為「絕對音感」)。直到今年,我因為教了一個很有程度的學生,他告訴我他彈琴的辛苦,我才明白,原來有:「首調音感」這種東西!!

首調音感

什麼是「首調音感」?!
他說:「背譜真的很辛苦!因為我的耳朵會一直聽錯!」「所有的大調,不管它是升G、降E… 我的耳朵聽起來都是C大調!所有的小調,聽起來通通都是A小調!」
「那你把手指放在琴鍵上彈,叫耳朵轉過去!」我說 (此時,我的建議正如同之前Steven所給我的一樣無理!) 他說:「不行!儘管我放在琴鍵上彈著F大調的Fa So La Sib Do, 我的耳朵還是聽起來像Do Re Mi Fa So,也就是耳朵聽到的跟琴鍵彈出來的音是不一樣的!這沒辦法改!」
天啊!這對我而言,真的是好大的一個新聞!我從來不知道有這樣的聽覺!!這與相對音感完全不同,相對音感的耳朵是只要有個基準音,其他的音高相對的就出來了。儘管聽到一個音無法知道那個音的實際音高,但是知道第一個音後,耳朵就會自己調整,然後聽到的音高跟手彈出來的,是一樣的!!
所以我開始留意學生們,慢慢發現,其實也有其他的學生,明明手放在A大調彈著音階La Si Do♯ Re Mi,他的口中還是邊彈邊唱著Do Re Mi Fa So!每一個大調都唱著Do Re Mi Fa So… 因為那是他耳朵聽到的聲音!而且,他一樣也恐懼背譜。曾經一次學生發表會,儘管手練得熟得不得了,結果上台出了個小錯之後,就再也找不到了,愣在台上,之後再也不敢演奏!因為他都是靠記住手的位置去背譜,只要手一閃神,沒有耳朵可以依賴找到下一個音,(因為每個大調都是C大調,每個小調都是A小調),所以如果在演奏E大調的曲子,手迷失了位置,耳朵記憶的都是C大調的音,就不會幫忙找回原來的譜!
於是我也開始觀察自己到底怎麼背譜!?其實,很多的背譜根本不是在練琴時完成的。因為每一個音對我而言都非常的絕對,所以不論是在走路、刷牙、吃午餐…. 我隨時都想著音樂,每一個音都很清楚的聽見,都是在背譜!時常,一首曲子的技巧還沒有練熟,譜都已經背完了。
我一直以為背譜就是靠耳朵,可是,那首調音感的人到底要怎麼背譜… ?

首調音感的背譜

上個月我回到歐洲,與我的好搭檔Yi再次上波羅的海郵輪去演奏。好久不見的老友,一見面我就告訴她這個新發現:「Yi你知道嗎?我最近才知道有一種音感叫做首調音感,就是不管聽什麼大調都是C大調,聽什麼小調都是A小調耶!他們好辛苦,都背不了譜!」Yi望著我說:「Veronica!其實,我就是這種耳朵啊!」天啊!我簡直不敢相信:「妳不是相對音感嗎?那你怎麼背譜的!?你都背得很好啊!」Yi說:「還有更恐怖的呢!你知道嗎?因為我的耳朵聽所有的大調都是C大調,如果一首大調曲子在中間轉到另一個大調,我可以聽出它正在轉調,可是轉完後的新的調,我的耳朵聽到的還是C大調!」 這對我而言簡直是天方夜譚!! Yi說:「我在高中時,老師說整個音樂學院只有我是這種耳朵!所以沒有老師理解我,他們都想要糾正我聽到的聲音,可是,那是不可能改變的。他們的方式都幫不了我。後來,我自己慢慢訓練出,還是可以背譜的方式:雖然耳朵只能聽見C大調,但是久了後,這Do Re Mi Fa So 的意義已經不代表音高了,它只是代表音程關係!所以,只要熟練每個調的音階琶音,熟練到成為反射動作一樣,並且清楚要演奏的曲子的調性,手擺上那個調,耳朵聽到的「音程關係」就會幫助我找到曲子的位置,把它背出來!」

不同的耳朵

當我郵輪巡演結束後,回到倫敦拜訪我最敬愛的鋼琴教授Patsy Toh(傅聰夫人),我也立刻與她討論有關於音感!令我驚奇的是,老師年已七十,大半輩子都在皇家音樂學院教琴,但是也不知道有「首調音感」這種東西!!難道真是太少人研究這領域了嗎?!還是太少人有首調音感了?! 為了更瞭解不同的耳朵,我Google了好一陣子,發現很多有趣的對話:有調音師大讚「首調音感」最棒:因為儘管樂器音不準,都可以輕易演奏!(哇!我相信音樂廳的鋼琴都會準啦)!也有很多鋼琴老師說絕對音感的缺點:「只聽到音高沒聽見音色!」當我讀到此時,想了好一陣子:「我只聽見音高沒聽見音色嗎?可是,沒有啊!」對我而言,每個音除了音準外,還有它自己的顏色,自己的溫度、情緒… 聲音的世界綺麗又充滿想像力… !還是,如果我沒有絕對音感,我的聲音世界會更綺麗嗎?!… 最後我只能相信,要以自己的耳朵,瞭解不同於自己的耳朵,其實也真是天方夜譚!

音感與情感

Bli與Yi兩位傑出的音樂家,一個是絕對音感,一個是首調音感,他們同樣贏過許多國際大獎,同樣錄過Naxos唱片,Yi的錄音甚至還受葛萊鎂獎的提名,他們的音樂都細緻感人,充滿真摯的感情。因為音感只是音感,但音樂才是音樂,音樂裡面的情感、想像力、豐富內涵,才是音樂所要呈現的!瞭解自己的音感,能幫助自己找到最適合的學習方式,但並不是要什麼音感才能成為音樂家。鋼琴大師李希特,在晚年承認,他漸漸失去了絕對音感,所以背譜變得困難,都帶著樂譜上場演出,但他的聽眾們依然如癡如醉,因為,真正的音樂在心裡,那是任誰也帶不走的!
與可愛的Yi古典手風琴家,郵輪巡演

,   0 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comments:

張貼留言